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本文是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在第四届医疗与生命科技领袖峰会上的主题演讲——全球化进程影响未来中国企业的创新方向。演讲中主要谈到了医疗产业面临的商业模式的挑战、新药研发的全球化,以及企业未来创新的两大方向。


大家好!今天我想和各位交流探讨一个当下比较热的话题,就是中国医药企业未来的创新,全球背景下的创新。


以仿制药为主的商业模式将面临挑战


过去十年尤其是2007年以后,中国医疗产业进入了高增长的通道,其中制药行业以每年20%的增长速度一直持续到2013年,在整个医疗板块迅速崛起。


目前中国的医疗产业在各项规模指标上,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市场,但还没有诞生与市场规模相匹配地位的企业。全球大型企业例如强生是近3000亿美金市值,而在中国的医疗行业公司中,100-200亿美金市值的已算是大型。也就是说我们有全球地位的市场,却没有全球地位的企业。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是,中国企业如何参与到目前由美国、日本和印度公司主导的市场竞争中去。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市场既面临发展的机遇,也面临发展的瓶颈。随着政策的变化,比如现在国家要求制药企业进行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要求招标竞争,那么过去以仿制药为主的商业模式将面临较大挑战,包括来自成本和价格方面的竞争。


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企业的成本尤其是人工成本上升非常显著。市场需要仿制药模式把价格降下来,而制药企业成本在持续增加,这个空间就比较小,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另一方面,从全球的药品市场来看,人均用药水平是150美金,现在中国差不多也已经达到人均120美金了。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企业纷纷地走向了创新的道路。


新药研发的全球化探索


我通过与一些行业里做的比较优秀的企业交流发现,创新实际上是大家现在共同探索的方向。中国市场再往前走,我们缺的是什么药,大家都很清楚。这个市场上我们不缺仿制出来的药,而是缺高价值的肿瘤的治疗药物,高价值的真正解决我们一些重大疾病的药物。


目前,研发和创新的热点还是在美国,包括复星医药在内的很多企业都把创新研发机构设到了美国。这样的架构设计使得我们创新的触角、资源获得能力都能够向美国这样一个全球创新中心去靠拢,去吸收。


复星医药在加州旧金山有两家医药创新研发公司。此外,在圣地亚哥,我们去年与包括厚朴投资在内的几家中国企业共同收购了美国有一定单抗历史的公司生物技术公司 Ambrx。经过这样一系列的投资,既连通和对接了前沿创新资源,也提高了我们获得人才的能力。


复星医药创新从2007年探索到现在,一路有不少教训,也有一定的经验积累和进展。在国内做生物仿制药,复星医药是在第一梯队里,目前已有六个产品、十项适应症已批准在中国临床实验;单克隆抗体方面,今年已经有第一个单抗获准在台湾做临床实验。


精准医疗与人工智能是未来创新方向


基于复星医药过往经验,我们一直在思考,怎么走一条中美结合的道路,一条以中国为目标市场,全球嫁接资源特别是嫁接美国资源的创新道路。面向未来,我们在创新上面的探索,要围绕精准医疗和推进人工智能的大背景,结合美国的技术和中国的市场,聚焦包括肿瘤药物、肿瘤诊断与治疗等治疗领域。


IBM 2015年成立沃森健康部门,沃森计算机系统已进入美国的很多治疗中心,并通过合作伙伴开始在中国落地。相信未来医疗行业的深度学习机器人肯定不只沃森一个。目前医疗行业除了创新的药物之外,非常紧俏短缺的资源是好医生,未来的医疗模式可能是一名医生与一个医疗机器人的工作结合,我相信这可以极大地来缓解当前优质的医疗资源的供需矛盾。


未来在人类基因组和人工智能技术的驱动下,医疗产业会发生巨大变化,而创新将可能给我们中国的医疗产业带来在未来的五年到十年,跳板式的发展机会。如果我们今天能够继续抓住中国的市场,同时积极地参与和投身到全球最前沿的医疗技术的创新上,积累竞争力,我想当变化来临的时候,中国企业能够更加从容。